当前位置:首页> 旅游论坛

高舜礼:旅居养老及其规范提升

2017-07-05 来源:中国旅游报      [ ] [打印]浏览次数 : 393

       老龄化是中国面临的日趋严重的社会问题。我国虽有源远流长的养老传统,但在新的形势和条件下,养老方式还需要不断创新,旅居养老、异地养老、候鸟式养老,就是日渐兴起的一种现象。这种养老方式是与全面小康以后老年人经济条件的改善分不开的,也是与家庭结构小型化和思想观念解放密切相关的,也是大众旅游普遍化、生活化的一个表现。


       一、旅居养老的形式题

       旅居养老是一个略有争议的概念。旅向哪里、居于何方、老到何种程度?不仅研究者会涉及,老年人更会考虑这个问题。在具体实践中,“旅居”应该是“旅+居”,就是要在旅游目的地较长时间的停留和居住;旅居之“养老”,应是在旅居地过一种休闲的生活,未必是一定要在那里终老。

       旅居养老主要有几种方式:一是自驾车旅游。就是开车出行(含房车),四海为家,走到哪儿住到哪儿,可能是入住旅馆、宿营地,也可能就在房车上居住。选择这种方式旅居的,大多是刚进入老龄阶段的退休群体,在所到地的逗留时间一般为几天,然后又到下一个目的地,旅居全程花费不大。二是采取固定旅居。一些老年人选择气候、生态、环境、景色俱优之地,或购房租房,或投亲靠友,进行异地休闲生活,一般停留时间较长,少则一两月、多则大半年。如一些东北人每年冬天到海南三亚取暖避寒;内陆地区的一些人每逢夏季到海滨城镇休闲度假。三是轮换异地生活。每年旅居生活不固定于某一地,而是根据自己的计划和喜好进行变换,今年冬季去三亚,明年去西双版纳,后年去南宁,就像西方发达国家居民的分时度假,停留时间有短有长、长短不一。

       这三种方式的旅居,共同点都是异地居住和生活,不同之处是住在哪儿,是相对固定还是有所变换。总体而言,选择什么样的旅居方式和产品,大多是与选择者的年龄、眼界、经济实力和个人家庭情况等密切相关。三种旅居方式各有长短,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存在差异。有些老年群体的旅居生活是在几种方式之间变换,如春秋季自驾出游,到冬季则定点旅居,这取决于个人喜好、健康状况和经济实力。


       二、旅居养老的潜在影响

       旅居养老的基本形态是地产+旅游项目+较长时间的居住。一些地区对此很有热情、期望值也很高,主要是由于看到了“50后”“60后”在快速步入老年行列,形成了庞大的市场需求,这一群体既有经济实力、又比较舍得花钱,这让很多地区充满了期待:庞大的老年消费市场,可以吸引其前来购置房产,以此维持地产经济,拉动当地GDP和消费。但搞不好,也会带来很明显的问题:

       一是加剧开发建设的无序和混乱,影响当地的生态与环境,前些年个别长寿之乡已经付出了沉重代价,留下了惨痛的开发教训;二是老年人的流入将带动其他年龄段人群的大量涌入,对当地生产、就业和生活会带来冲击,既会争夺大众就业岗位,也可能影响当地社会风气和生活秩序;三是老年群体生活节俭、消费能力低,若没有一定的进入门槛,必然会既占用宝贵资源,也难以形成较大的拉动作用。例如,若异地花钱租房与在老家冬季取暖费差不多,加之旅居生活消费再比较节俭,便会与其他方式的旅游消费形成巨大反差。


       三、旅居养老的目的地开发

       旅居养老的目的地开发,大多是选择和利用优越的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,如气候、环境、生态、风光、文化、物产等。从充分利用旅游资源的角度看,开发养老公寓、长寿小镇不应是唯一的产品形态,若拘泥于这类产品的开发建设,则很可能会陷入旅游地产的窠臼,造成优势旅游资源的简单开发,带来无谓的浪费和破坏。

       其一,搞好目的地定位。应立足当地的旅游休闲资源优势,开发和建设适于不同年龄特征的复合型旅游休闲目的地,让养老产品成为主打产品之一而非唯一性产品,才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当地资源。旅居养老应有适当的消费门槛,单纯地产项目不能支撑旅居养老,价廉物美只能作为招徕口号,旅居必须有休闲度假环境和服务项目作为支撑。以旅居住宿开发为例,直接作为旅游房地产予以开发,回笼资金虽快,但后续拉动力不大,居住率不高会出现“鬼屋”;若开发公寓和民宿用于出租,收益和拉动会有一定的持续性;若能整修和利用古镇老宅,则可保护与传承传统建筑文化;若把家庭空闲房子拿来出租,则会更加节省投资,也便于居民参与管理和服务。

       其二,做好论证与规划。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旅游目的地,都应该考虑既宜居、又宜游,不能只考虑盖宾馆、建公寓、开发旅游小镇。原因很简单,接待各种年龄层次的游客,比接待单一老年群体的经济效益更高。这就需要从一开始,就配置较为齐全、档次丰富的旅游业态。以旅居目的地的建筑风格为例,无论是单体建筑,还是一整座小镇,都要考虑文化脉络和地域特色,都要考虑空间布局和容积率大小,切实做好规划、搞好布局。在开发建设的具体实践中,要保护好自然环境与历史人文风貌,严防超界越线、私搭乱建,严防开发规模超过当地承载力。

       其三,做好休闲度假特色项目开发。旅居养老是较为高端的生活消费,作为一个理想的旅居目的地,应该有丰富的供给项目和服务,以吸引旅居者多停留、多消费,让他们感受旅居生活的丰富多彩。这些项目可以是专供旅居者的,也可以旅居者与当地市民、村民共用共享。这些项目未必全是“高大上”,可以开发一些,改进一些,提炼一些,确保有的玩儿、可消遣。应有日常交流的场所,如小镇广场、村庄四方街、咖啡馆、茶座;有景区景点,包括免费的、收费的,城市公园、郊野公园、A级景区;有运动场所,如骑行绿道、网球场、篮球场、游泳池等;有乡村休闲项目,如采摘、采茶、赏花、垂钓、划船;有休闲娱乐,如棋牌、街舞、戏曲、演艺、美食等。

       其四,做好医疗服务保障。这关乎旅居者的安全和在外停留时间长短,也是旅居目的地成熟与否的重要标志。对于不同年龄阶段的人,医疗保障要求不太一样,但必须有相当水平的医疗机构做后盾,并在紧急时刻随时救治或送医。例如,三亚争取301医院开设分院,博鳌争取建设乐成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,目的之一就是保障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。当然,作为一个合格的旅居目的地,还应具备较好的医疗康养条件,最好拥有专科门诊、特色医疗、特色保健,如带有地域特色的保健疗养手段,如苗医苗药、壮医壮药,特色药膳、保健技法等。

       其五,做好旅游公共服务。建设一个理想的旅游目的地,仅凭山清水秀、气候优良还不够,还应切实健全配套的公共服务。在交通条件上,应确保快捷的通达性,除了铁路、公路、班车以外,出租车、摆渡车等小交通也应完备;在商业服务上,购物应该便利、丰富,有餐饮供给;在养生保健上,应有专业讲座、辅导指导、药膳理疗;在日常生活上,应有洗涤、配送(煤气罐、米面蔬菜)供应、出行预约、上门服务、陪伴服务等。

       此外,对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来说,不仅要搞好对旅游小镇、康养小镇、养老公寓的专项服务,还应考虑做好对其他旅居者的服务,才能打造成为一个合格的旅居目的地。这是因为旅游者、休闲者、度假者、旅居者,不可能都集中在小镇消费和生活,更多一些人是分散居住的,要为他们提供所必需的各种服务,就必须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,为能够提供服务的企业提供可以施展的舞台。目前在一些宜居宜游之地,人们前往旅居的方式是多样的,有的是租住民房,有的是购置房产(住宅、景观房、别墅),有的是租住旅馆客栈,只有一部分居住养老公寓、养老小镇。对大部分异地购房者来说,个人实际居住的时间很有限,较长时间房屋处于空置状态,需要进行开窗通风、定期打扫,或者需要转租出去;若一个城市存在大量的民宿、客栈、家庭旅馆,也需要进行服务和质量的统一与提升,例如,布草配置、统一洗涤、安全门锁等。在这个方面,三亚市政府签约途家网委托其提供针对性服务,为解决旅居目的地的经营者零散和分散问题,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案例,这得各地参考和学习。

       旅居养老作为一个新课题,关注的地方和机构比较多,需要旅游、医疗、民政、老龄等各部门进一步解放思想,加强业务沟通与协作,消除行业与专业壁垒,才能逐步解决所遇到的各种问题,使旅居养老健康顺利地发展下去。作者:高舜礼,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(本文摘自2017年7月4日《中国旅游报》)



责任编辑:张爽